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媒体关注

融合教育:让特需儿童与非障碍学生共同学习成长

2021-09-24 | 作者:林琳、苏赞、贾政 | 来源:广州日报
分享:
字体:
咪乐|直播|app|官方下载地址苹果版   今年世界气象日主题是“智慧气象”。

“不一样又怎样?”广州市黄埔区的这所小学,正在尝试用“融合教育”的方法,让孩子们看到世界的多样性,看到每一个人身上的特点,撕掉特殊教育需要儿童(以下简称“特需儿童”)“特殊”的标签。

  小玉(化名)经常会向老师提出许多不一样的问题,但她只是“思维独特”。

  小霖(化名)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在课堂上坐不住,但是他“成绩很好”。

  小君(化名)虽然有点爱哭鼻子,但是他“乐于助人”……

  “不一样又怎样?”广州市黄埔区的这所小学,正在尝试用“融合教育”的方法,让孩子们看到世界的多样性,看到每一个人身上的特点,撕掉特殊教育需要儿童(以下简称“特需儿童”)“特殊”的标签。

  这个学期,很多班级的老师陆续在班内发起了“错袜行动”。活动前,老师先问同学们:“如果有人穿了不同的袜子来上学,是不是很奇怪呢?”同学们纷纷表示“很奇怪”。老师进而让大家第二天都穿着两只不同的袜子来学校。第二天,同学们发现大家的袜子都不一样,觉得特别有趣。于是老师引导同学们:“如果所有人都穿错袜子,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之所以会觉得‘不同’只因他是‘少数’,而不是他‘有问题’。”

  “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教育孩子们接纳不同表现的孩子,而是教育他们接纳‘差异性’。”班主任殷老师说,“融合是对所有‘不同’的包容,实现所有‘不同’的融合。”

  他不是“胆小鬼”只是“自闭症孩子”

  在这所小学里,至少有数十名特需学生(包括自闭症、多动症等)被老师和学生们所接纳。他们的“不同”在这里并不会引起大家异样的眼光。班上有4名特需学生的殷老师说,融合是教育的趋势,实现融合的基础是接纳。

  小君是一名一年级的小男生,不久前被正式“确诊”为自闭症。两岁三个月的时候,他还不会说话,医生诊断他为发育迟缓。小君的父母试过很多方法,针灸、上亲子班……培训了一段时间,小君的语言功能发展起来了,家里人松了一口气,认为问题已经解决。上幼儿园的时候,小君不愿意上学,好不容易被劝说到学校,也没有办法跟同学和老师们交流,而且动不动就大哭,情绪无法自控。对于他的表现,家里人尤其是老人,都认为他是“娇气”“胆小”。

  “家里的老人都说等他长大了就没问题。”谈起因为疏忽而没有及早介入小君的情况,小君妈妈的话里都是后悔:“我们对自闭症的知识还不是很了解,没有重视这个情况。”

  小君妈妈那时还不知道,自闭症谱系的孩子中每一个状况几乎都不一样,有的有情绪障碍,有的有语言障碍,有的有行为障碍……日常生活中触发小君情绪的点很多,而他没有办法靠自己平复情绪。

  正式入读一年级,有了对比,小君妈妈才发现孩子不仅仅只是胆小,他的一些行为,其实已经符合自闭症的一些特征了。

  因为融合教育特需孩子有了“安身之处”

  去年开学后,广州市扬爱特殊孩子家长俱乐部承接了该校的“特需儿童教育提升项目”,入校开展服务后,小君妈妈看到了曙光。

  “你看我现在能离开他一两个小时了,以前是想都不敢想。”小君妈妈说之前陪读几乎是“寸步不离”。大半年前,当广州扬爱的入校导师来到学校为备案随班就读的学生做评估时,小君就一直躲在角落里喊叫,老师们经过多次引导和评估后,给小君制定了IEP(个人教育计划),针对性地配合抽离教育、小组课等,引导小君及跟小君类似情况的学生获得教育支持。与此同时,整体的“特需儿童教育提升项目”从学生个人、教师培训、家长赋能、环境支持几个方面也同步开展。

  “经过入校老师的干预,小君现在的情绪有了很大的改善。现在我用他们教的代币制来引导小君学习和完成作业。”家长是特需儿童最重要且最密切的支持者,小君是幸运的,但学校里还有一些明显存在问题的学生,家长甚至没有发现或不愿承认孩子存在障碍。

  “这些障碍中,有很多都是能通过及时的干预获得很好的效果。”项目负责人周金连老师说,随着教育政策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残障儿童能够走入普校,获得公平和优质的教育机会,但目前特殊教育专业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让残障儿童虽然能够走进普校,却难以获得相应的教育支持。

  项目通过从个案支持、家长赋能、教师培训、校园支持和社会倡导五大维度对融合教育建立支持。现在小君在班上不会那么轻易产生焦虑,而且不需要帮助也能自己举手回答问题了,还能跟喜欢的朋友有一些简单的对话,也能互相追逐,逐步适应和融入集体。小君妈妈说,之前自己想也不敢想,学校能给像小君这样的孩子提供那么包容和宽松的环境,“很多学校不支持家长到学校陪伴,许多老师也认为教学压力太大了,不接受这种‘融合’,孩子们处境很尴尬。”

  融合教育回归教育的本质

  年轻的殷老师是学校新聘任的老师,来到学校后第一次当班主任。在开学前的教师培训中,校长告诉她:“你的班里会有1名自闭症学生。”

  “一开始我很紧张,不知道跟他们相处的模式和分寸要怎么样。”幸好校长一直都非常关注和认同融合教育,并对特殊教育有一定经验,给了殷老师极大的信心,抱着开放与接纳的态度,边教边查阅了各种自闭症相关的资料,也在广州扬爱“特需儿童教育提升项目”中逐步学习特殊教育专业知识,而在这个过程中,班级里另外3名同样存在学习障碍的学生也被甄别并获得了一定的支持。

  “融合教育已经成为未来教育的趋势。”这是校长和老师们的共识,掌握一定专业的特殊教育知识,是对教育工作者增益的事情,同时也让人们看到教育的本质应该是充分发现每个孩子的优势和特性并加以引导,让其获得更好发展。

  融合教育,保障特需儿童平等接受义务教育

  融合教育是保障特需儿童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重要途径,主张让特需儿童与非障碍学生共同学习成长。

  近年来,融合教育已成为基础教育阶段的发展趋势,目前约有49.15%的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在普通教育学校就读。2020年6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强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阶段随班就读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新时代进一步加强随班就读工作,完善随班就读工作机制,提升随班就读工作水平做出重要部署。

  作为融合教育的先行地区,广州市从2002年起就保障适龄户籍特需儿童基本都能在地段内的公立普校随班就读,尽管学校接受了融合教育的理念,接受了特需儿童,但由于没有配备特教老师,没有资源教室,老师们常常力不从心。2008年,由广州扬爱联合广州市少年宫特教中心共同发起的公益服务项目“融爱行”随班就读支持计划启动,通过派遣特教助理进驻普校,一对一地支持特需儿童随班就读,希望能够通过这个项目培养一批具有专业素养的特教助理,帮助随班就读的孤独症等特需儿童更好地适应校园生活,接受融合教育。自2012年起,“融爱行”项目在广州市教育局持续购买服务支持下得到进一步持续开展和完善。2018年“融爱行”项目回到广州扬爱统筹管理并于2020年获得资金购买服务,组建专业团队为黄埔区和白云区6所学校提供入校支持。经过前面近十年的探索,“融爱行”项目已经完成从1.0到4.0的升级优化,搭建更为完善的体系,分别从个案支持、家长赋能、教师培训、校园支持以及社会倡导五大维度建立支持。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