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做菜秘籍 食材大全 正文

勃起自慰h/破俗po

咪乐|直播|v1.0.0版 出境更快捷!上海边检明起推两项便民新措施2018年3月25日16:54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便民】出境更快捷!上海边检明起推两项便民新措施  据上海发布,想出国玩的小伙伴们,是不是想到可能要在机场排长队就“心累”?上海边检说,为了让大家享受快乐旅程,可以在机场”快进快出”,3月26日起推出两项出境便民新措施:①出境通关实行中国公民、外国人分区查验;②出境旅客可凭电子登机牌自助通关。

段璃璃跟胡祥说:“我去趟县城。”

        

“?”胡祥不知道段璃璃突然要去县城干什么, 因为目前店里没有什么业务需要她亲自跑县城的,那么就可能是私事,他便问, “我陪你去?”

        

段璃璃破天荒地说:“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嗬, 有点少见。胡祥做好了表情管理, 点点头:“早去早回。”

        

段璃璃说:“中午吃完饭过去, 傍晚正好到, 明天回。”

        

她下午就出发了。

        

她出门,三只狼是基配。固定的是修罗和旺财, 然后另一个名额群狼相争, 先窝里掐一通, 胜出者跟着去。

        

旺财这个名额是没人敢跟它争,都被它掐怕了。

        

段璃璃午饭后出发, 果然傍晚时候赶到了县城。

        

虽然她只骑修罗, 但到有人烟的地方就给三只狼都装载上鞍鞯, 以示这是有主的骑兽。

        

这次她没自己在城外盖房子,她选择了住客栈。之前丰收节大集的时候, 一直住在城外,都没体验一下本地的客栈,这次正好体验一下。

        

当然不能亏待自己, 找的是大客栈,住的是上房, 基本相当于四星级、五星级酒店。硬件软件都挺好的。

        

给修罗它们选的兽棚也是一等的。一等兽棚还可以提供一等饲料。段璃璃也没拒绝,想着让修罗它们也一起体验一下。

        

就算是在深山里生活吧, 也不能彻底的与世隔绝啊。也应该体验一下城市的生活。

        

她还找了个跑腿的,付了钱让他去河阳县的杜家传个话, 说想明天拜访一下杜夫人或者妍小姐,问是否方便。

        

跑腿的带了话回来:“说方便,明天恭候您。”

        

这样跑腿带话的人叫作包打听,还可以帮着买东西送东西什么的。段璃璃觉得这种职业她可太熟悉了,就差个蓝色外衣或者黄色马甲了。

        

第二天上午如约去了杜家,杜夫人和杜妍都在,见到她分外亲热。

        

段璃璃喝了茶吃了点心,问:“您家买过我们铺子挺多手纸的,想问问用的感觉怎么样?”

        

杜夫人说:“我家现在只用璃璃家的!”

        

杜妍说:“我好多同学也是。用了你家的,不爱用别家的了。”

        

被人认同、称赞,段璃璃听了挺高兴的,她说:“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个新产品,想找人来试用一下。”

        

杜夫人和杜妍都好奇地凑过去。

        

段璃璃鼓捣出来什么新产品呢?说来也简单——卫生巾专用纸。

        

段璃璃初到异世界的时候,最开始的计划就是用鱼皮裹草木灰。万幸在这么做之前,先开发出了纸。就改用鱼皮裹纸了。

        

但那时候的纸刚做出来,各种属性都不是特别合适。

        

段璃璃作为一个年轻、激素正常,姨妈量算得上很大的女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更好的姨妈巾的追求。

        

之前为了挣钱,要按期完成生产任务,她腾不出手来鼓捣。后来铁锤升级成钢锤,生产效率提高了一倍,她腾出手来了。

        

她今天带来了她觉得最合适的纸,交给了杜夫人和杜妍:“就希望能尽量找多一些人试用一下。如果大家都觉得可以,我就打算上架了。”

        

杜妍拍着胸脯保证:“交给我,我同学多着呢。”

        

杜夫人也领了许多:“拿去给大家试试。”她的社交面才更广。

        

段璃璃喜欢杜妍。她喜欢年纪比她小的人。

        

这些小少女小少年,不会让她犯社恐,甚至可能把她的社恐转成社交牛逼症。

        

她在杜家留下吃了午饭才离开。在县城里稍微逛了逛,买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准备出城的时候才注意到靠近城门不太繁华的地方有个集市,类似农贸市场的那种。

        

她就进去逛了。挺好,蔬菜的种类增加了!

        

外围都是小摊贩,里面还有大宗交易的。她看到了买卖棉花的,眼睛一亮,过去问人家有没有棉花种子卖。

        

卖棉花的是个中年妇人,看她不像买家,但生得漂亮。谁不喜欢生得漂亮的人呢,便很有耐心地告诉她:“没有的。咱们这里就是种下去也长不好,结的棉桃小,绒也短。不值当种。”

        

她这个说话的口吻,段璃璃就觉得她是能搞到种子的。乌桐镇上的棉服店她问过了,对方搞不来棉花种子。因为棉服店实际上就是在类似这个妇人这里批发棉花棉布的。

        

“我非常想要棉花的种子。”她恳求她,“您能有办法搞到吗?啊,我可以买您的棉花,您这里拿货多少件起呢?”

        

她刚才听了一会。这棉商是搞棉花批发的,她的棉花都打包好了,一包是“一件”,按件来算。

        

妇人乐了,摆手:“不用,不用。妹子,你这么想要,我下次搞点来,你过些天过来找我就行了。我一直都在这里的。”

        

段璃璃说:“那怎么行。大姐,这样吧,这是二十两银子,您算好发货的运费,剩下的是棉花货款。我不着急,只是我不经常来县城。你弄到种子再和棉花一起给我发过去可以吗?”

        

物流业发达的好处就是,谈成了还可以让卖家给发快递。走驿站就行。

        

寻常的小棉服店来进棉花也不过是三两五两的进货呢。段璃璃一出手就二十两,妇人没想到居然今天能做一单大的,吃惊得睁圆了眼。

        

段璃璃直接把银子交给她了,态度很坚决。显然是个不缺钱的,妇人便乐得做这单买卖了。

        

待问地址,听说是乌桐镇的璃璃家杂货,妇人眨眨眼,忽然问:“姑娘莫非是乌桐镇的神医段仙姑?”

        

段璃璃眼角抽了抽。她怎么又成了神医了?

        

实在想不到她的名字竟然连个集市上的棉花商都知道了。段璃璃有点头大。

        

妇人见她默认了,顿时热情起来。段璃璃本来买东西逛街不会犯社恐的,又开始有点犯了。

        

怎么说呢,就是老沟村和乌桐镇吧,在段璃璃眼里都算是“乡下”。段璃璃就觉得拿仙姑啊什么的封建迷信那一套搞一搞,糊弄糊弄没什么大事。

        

但是县城呢,很繁华了,有点大城市的感觉了。在这里再搞封建迷信就莫名尴尬了。

        

听妇人热情寒暄,才知道原来她神医的名号居然已经盖过了仙姑的名号?

        

都是杜家宣扬的。杜家在河阳县是个不算特别大的普通大户。他们家人很多的,杜鹏只是杜家某一支某一房而已。

        

他的岳家冯家,还比杜家更大户一点。

        

杜鹏差点就死了,被段璃璃救活了。亲戚们之间都传开了。

        

姻亲连着姻亲,都是相对差不多的人家。基本上,河阳县算得上是大户的人家,都知道乌桐镇段仙姑的名号了。而且这个神医的名号,还被河阳县两个有名望的大夫证实过了。

        

有些人不信的,遇到正是这两个大夫问诊请脉的时候,就不免问一问。熟料两个大夫都证实了杜鹏确实是在很危险的情况下被乌桐镇的仙姑救活的。

        

段璃璃十分头大,强撑着应对了两句,赶紧跑了。

        

傍晚时候回到了乌桐镇,告诉胡祥:“我订了一些棉花,过些日子会发货过来。棉花不重要,重要的是棉花种子。那边答应帮我弄些。你收到了要给我留好。”

        

胡祥答应了。

        

段璃璃要走,赵金柜问:“还回去啊?”

        

九月下旬了,天黑得早了。这会儿光线已经发昏了。

        

段璃璃说:“没事。我能走夜路。”

        

她的眼睛现在在夜里看东西也挺清楚的。

        

她骑上修罗,还说:“昨天有事没来得及,下次再教我点新拳法什么的吧。那套我练熟了。”

        

赵金柜一乐:“行,下回我先考考东家。”

        

段璃璃打包票:“你放心!”

        

那套基础拳法段璃璃真的练得熟得不能再熟了。

        

她当时学的时候就让系统录像了。后来雨季的后半个月窝在家里,她就跟着录像练习。

        

结果大概十天前,她练习的时候忽然福至心灵,问系统:“这个录像的内容能不能载入游戏里帮我练习?”

        

还真能!所以就得多对系统提提要求,指不定哪个要求就能实现呢。

        

那套拳法被载入系统游戏后,分为两种模式,一种练习模式,一种对练模式。

        

练习模式就是进入游戏之后,就跟鬼附身一样,然后这个“鬼”就不停地打拳不停地打拳。被附身的段璃璃就被操控着一遍又一遍地练习。

        

等段璃璃从游戏里出来,一拉开架子就行云流水一样打出了这套拳。

        

对练模式是进去游戏之后,那鬼现身了,是一个人形。段璃璃就和这个人形对打。双方用的都是这套拳。当然段璃璃可以用别的,但她就是为了练习这个嘛。

        

就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对练。

        

作弊,这是作弊。但谁让咱有挂呢。

        

这套拳法非常基础,但是包含了拳术的所有基本动作和要义。当那种记忆被刻入肌肉和神经里,段璃璃就算是入门了。

        

段璃璃回家了。

        

到家的时候月亮都出来了。

        

她穿过果树林,穿过紫豆田,穿过月光下阵阵金黄色的麦浪,踩着自己用碎石铺就的路径,在花田的位置停下。

        

那些开不败的花在月色里真美啊。

        

抬眼望去,房子地势高于此处,是个坡地。但是和周围的环境一比,那样一座房子就显得很小了。尤其以远山的黑色影子为背景,看起来格外地显得渺小。

        

而这片瑰丽的大自然,都是她的后花园。

        

看家的群狼似乎嗅到了在风中飘过去的她和修罗它们的气味,不知道是谁,对月起嚎。

        

那种声音常让段璃璃心悸。

        

悠远绵长。

        

旺财应和了一声。

        

群狼自坡地上争先恐后地冲下来,欢喜地迎接离家两日的主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做菜秘籍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