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乐|直播|平台|官方下载

央广网祁连9月18日消息(记者 樊永涛)“4个月,红外相机能拍到哪些野生动物?”临出发前,这个问题一直盘旋在韩学峰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祁连山国家公园大拉洞管护区 (央广网发 樊永涛 摄)

9月15日清晨8时许,韩学峰和队友们出发前往祁连山国家公园大拉洞管护区,他们的任务是带回放置了4个月的红外相机,对拍摄影像进行集中整理。

韩学峰是祁连山国家公园大拉洞管护站的一名管护员,像往常巡护一样,他们骑着摩托车走完了7公里的崎岖进山公路,接下来的3公里山路,他们要徒步走进。4小时许,他们抵达了红外相机部署点。

这次红外相机部署点仅在一般控制区,离核心保护区还有一段距离,“会不会出现野生动物?”返程路上,韩学峰有些忐忑。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打开储存器的那一刻,便让韩学峰一行兴奋不已——夜间,一头雪豹在岩石上留下自己的痕迹;白天,数十只岩羊在草甸上懒散地觅食;还有晒着太阳的藏雪鸡、藏狐、草原狼等。取回的4部红外相机中,有2部拍到了雪豹,1部拍到了其他野生动物,收获颇丰。这也预示着在管护区一般控制区内,已经发现了成规模的野生动物种群。

祁连山国家公园大拉洞管护区位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城北侧,占地5639公顷,有管护员18人。

祁连山国家公园大拉洞管护站的巡护员们 (央广网发 樊永涛 摄)

与韩学峰一样,这18位管护员每个月都要对管护区进行不少于22次的巡护。他们通常2人一组,有路的地方骑摩托,没路的地方徒步,通常抵达核心保护区要花费7个小时。

祁连山国家公园总面积5.02万平方公里,其中青海片区1.58万平方公里,占31.5%,甘肃片区3.44万平方公里,占68.5%。青海片区涉及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天峻县、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门源县4县市20个乡镇119个村(牧)委会、11.56万人,整合了青海祁连山省级自然保护区、仙米国家森林公园、祁连黑河源国家湿地公园三个自然保护地。

红外相机拍摄到的雪豹 (央广网发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供图)

“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石头,我都是有感情的。”望着远处的山脉,韩学峰告诉记者,夏季巡护是幸福的,到了冬天,雪深齐腰,骑摩托就成了推摩托,一个人扶好方向,一个人推着走,一天巡护下来,双腿常常被冻得失去知觉。“比起小时候,现在变化大,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岩羊随时都能见。”韩学峰和他的大多数队友都来自附近的卡力岗村,以前以种地为生的他们,现在摇身一变,成为守护好家乡绿水青山的“守护神”。

同样对这里一草一木一石头充满感情的,还有这样一位“外乡人”。管护区内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岩石,在他眼中却成了祁连山沧海桑田的见证。他叫潘峰,是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安地质调查中心的博士。

“我们的祁连山国家公园是研究中国板块构造的摇篮。”眼前的大拉洞管护区,潘峰不知走过了多少遍,可怎么看他都看不够。

潘峰(左3)正在给媒体记者介绍山体地质成因 (央广网发 姚占山 摄)

我们常常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当在某个时刻,你偶然间站在特定的位置,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物,就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穿越感。当面对这些怪石嶙峋的山峰时,潘峰看到的是6亿年来祁连山地质运动演变的过程。

“在不同的地质时期,地质作用不同,特征不同。”一路采访,每行几百米,潘峰就会停下车来给记者一行讲解,这块地质是什么地质时代留下的,那种地形地貌又是怎样形成的,从元古代、古生代、中生代再到新生代,在各地质时期,祁连山在地壳运动、岩石、构造、古生物等多方面都留下了记录。“可以说祁连山具有极高的地质考察价值。”

不仅在地质层面,祁连山更是我国西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是黄河流域重要水源地,也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祁连山属黄河支流和西北内陆河水系,河流众多,水资源丰富,青海境内为多河源头,孕育了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黄河的重要支流大通河、湟水河,青海湖的母亲河布哈河,河西走廊的母亲河疏勒河、石羊河、托勒河等河流,冰川数量达到2683条,储量876亿立方米,是我国极其重要的冰川和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称为“中国湿岛”,滋养着河湟谷地、河西走廊、内蒙古西部、柴达木盆地,是维护青藏高原生态平衡、维持河西走廊绿洲稳定、保障我国北方地区生态安全的天然屏障。

红外相机前“摆pose”的岩羊 (央广网发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供图)

自2017年祁连山国家公园试点工作开展以来,青海整合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管理机构,依托省、州、县林草部门,建立了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海西州海北州工作协调办公室以及四县市管理分局。与此同时,注重一线保护管理力量配备,依托试点区林场设立9个管护中心和40个管护站点,全面实现集中统一高效地保护管理。

记者从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获悉,通过三年多的体制试点工作,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生态成效明显。草地产量较试点前增加10.6%,总荒漠化土地面积减少约11.04%,地表水资源量较多年平均偏多36.1%、44.3%,地下水资源量较多年平均偏多37.3%、45.7%。同时,对雪豹、豺、荒漠猫、黑颈鹤等重要保护物种研究方面取得突破性成果,填补了许多国内研究空白,通过对祁连山国家公园内3类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将原省级自然保护区分散分布的8个片区连接起来,优化了国家公园范围,有效解决了野生动植物栖息地破碎化,生态系统不完整等问题。试点以来,未发生能源矿产违法开发和偷采盗采违法行为,乱捕滥猎滥采野生动植物等违法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牛心山,藏语称为“阿咪东索”,是位于祁连县东南2公里处的山。(央广网发 樊永涛 摄)

秋天的祁连山峰峦叠嶂、满目苍翠,生态之美的独特魅力让人流连忘返。离开大拉洞管护站,来到与之相毗邻的青阳沟管护站,一群“娘子军”管护员,吸引了记者一行。

青阳沟管护站位于祁连县阿柔乡日旭村美丽的大草原,距祁连县城12公里,平均海拔为3100米。管护区内牧民活动范围广,总面积达7.18万公顷,有94名管护员。2018年,管护站成立了一支由20名女性组成的巡护队,被外界称为“娘子军”。

跟随“娘子军”采访的路并不平坦,巡护山路狭窄陡峭,溪流横拦。她们却步伐矫健,除了骑摩托和徒步,马匹也是她们常用的交通工具。

今年4月,24岁的仁青代吉加入了“娘子军”,成为了队伍中屈指可数的大学生巡护员。其实,她与“娘子军”早在2018年便有了缘分。那是一个夏季,队长杨毛措巡护时,在仁青代吉家的帐篷中借宿了一宿,还在上高中的仁青代吉看到大姐姐们保护自己的家园生态环境而做贡献时,便萌生了加入“娘子军”的想法。

巡护中休息的“娘子军” (央广网发 樊永涛摄)

“保护我们的国家公园,我也想出一份自己的力。”仁青代吉说,与大姐姐们一同去巡护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渴了大家就喝山泉水,累了就围坐在草原上放声歌唱,与自然为伴其乐无穷。

与自然为伴的背后,意味着女性管护员要比男性管护员付出很多。杨毛措说,有的队员顾不上自己的孩子,巡护索性就把孩子抱在身边。

草原、雪山、林海、峡谷、冰川是这里独特的生态景观,行进在祁连山,处处是美丽的画卷,恍如置身“天境”是人们的共识。“天境”广袤而遥远,大美风光的背后,我们被韩学峰、“娘子军”这样的基层巡护员所感动,更钦佩潘峰这样的地质学家,他们不计个人得失,只在乎肩上的责任,守护着祁连山,守护着我们的国家公园。